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白小姐开奖结果 >

橙心优选本月开始进行大范围的调整和收缩 社区团购正在悄悄“退

作者:admin     发布时间:2021-09-28 15:01 点击数:

  本月,滴滴旗下橙心优选进行大范围的调整和收缩,“第一批就会关掉现有60%城市的业务”。在最近一个季度,社区团购像积木城堡崩塌一样在进行“调整”,滴滴这条消息显得分量十足。

  有业内人士表示:这条消息背后的含义是,巨头的家底或许也养不起这个商业模式。橙心优选的退潮,给社区团购的创业公司释放出一个重要的信号:巨头的蚕食下,小兵小虾已经没有生存余地。

  从去年到今年年中,社区团购都还处在高光时刻,而今势头却急转直下。由于疯狂烧钱补贴,平台之间打价格战恶性竞争,大部分社区团购仍处于亏损状态,青岛本土社区平台更是磕磕碰碰。而与此同时,部分社区团购企业仍在继续发展,并开始转向精细化管理,面对全新的市场环境,社区团购是全面退潮还是走向重生?

  昨日,岛城市民陈西在微信上打开十荟团小程序后,系统提示“常用团长已关闭”,如果要下单需另行选择团长。然而,当再次选择附近几位曾下过单的团长时,显示出来的都是“团长休息中”。

  “实在是没有办法,我手里团购订单的量,从年中(五一节后)便越来越少,收入不到以前的五分之一。”曾经的团长阿雪无奈地表示,早在一个月前,她便已经退出了社区团购平台,为期一年的团长身份彻底地画下了句号。

  她透露,原先平台承诺给她的下单佣金为12%。去年十月到今年春节后,每天找她下单的用户有将近100人,平均客单价30元,每天收入就能达到300元左右。以此计算,她每月的收入确实能达8000元左右,这份收入算是赚得比较轻松自由。只不过,从今年五月份开始,阿雪发现每天找她下单的用户量都在不断减少,“这两个月平均每天二三十单的样子,而且极不稳定,最低一天只有六单。”与此同时,用户下单的平均客单价也开始走低,有的用户下单时只叫了十几二十元的特价商品,没有特价就不下单,这些现象导致月收入锐减,在关闭团长身份的最后一个月(7月份),她的佣金仅不到千元,连站点的房租都支撑不了。

  “不只是我,现在社区内的个人团长,大部分都退出了。”阿雪向记者透露,她在成为社区团长之后,也时常会关注其他平台、团长的动向,从今年三月份开始,社区里好几个团购平台的团长都在陆陆续续退出。如今,用户想在平台上下单购买生鲜、日用品,唯一能选择的只有提货站点 (找不到附近的个人团长)。

  记者在几家社区团购APP上查询附近的团长,得到的结果几乎都是社区便利店、快递驿站、药店加盟的提货站点。可见,这些平台的团长们,如今正因为订单数量下滑、收入锐减而纷纷退出。

  “疫情一开始发生时,社区住户都不出门了,刚好有团购生鲜、日用品的需求,所以才有了个人团长的涌现。”回忆起最初创办青岛本土的团购平台,家住李沧区鼎世华府社区的丁曼女士回忆道。或许是看到疫情之下社区居民都开始认可团购的模式,很多创业企业与互联网巨头都纷纷冲入赛道,短短几个月之内,社区团购价格战全面打响,团长也开始迎来了抢人大赛。

  “那时候拉新很简单,只要商品价格低,优惠力度大,团长就能快速说动居民注册平台。红中论坛。”丁曼说从今年的四五月份开始,订单量锐减,收入大滑坡。至于其中的原因,她分析,这与几个月前外部的竞争、市场的调整造成平台“缺乏新鲜血液”有关。

  “为了吸引用户下单,好多平台会推出新人专属优惠。但享受了新人补贴优惠之后,部分消费者就不再下单了,而是继续换新的团购平台,继续享受新人优惠去薅羊毛。”同时,由于她平台上的商家,也都参与了其他相关团购平台,因此新用户开发的难度巨大。没有“新鲜血液”的支撑,订单量自然出现持续下滑。

  同样,青岛本土一家名为灵犀物语的社区团购创始人张燕曾表示,“巨头未入场之前,社区团购这门生意相对平稳,有竞争也是基于供应链和技术创新以及服务上的竞争。巨头进入之后,游戏难度升级,拼的就是资本了,但我们依然有生存空间。”但一年后的今天,他们也不得不另寻出路。

  巨头更是陆续“减持”,十荟团8月份从东三省全面退出,并关闭成都、青岛、福州等21个城市的业务;刘强东亲自挂帅的京喜拼拼也在收缩布局,陆续退出山西、福建等多个省份,发展势头显著放缓;一些体量更小的社区团购公司已经倒闭,其中包括呆萝卜、食享会等较为知名的平台。

  这场从去年燃烧起来的火,熄灭的速度和点燃的速度一样快。今夏会出现长周期的淡季,甚至“熬死”了一批平台,也从侧面反映出,社区团购的商业模式尚未跑通。资本的盛宴逐渐散席,不一定是件坏事。尤其是当社区团购的最后玩家开始回溯上游,一场良性的反哺正在开始。

  “技术进步会推动商业,包括社区零售的发展,也会改变消费者的行为方式。”中国海洋大学经济学院讲师李晨表示,如果社区团购唯一吸引消费者的就是平台的让利补贴,那么则说明模式并没有革新意义。李晨认为,除了资源的二次浪费,社区团购显露出的弊病来自于供应体系的各个层面。“居民并没有感觉太方便,而上下游认为是低价竞争,打乱了价格体系,这样的反馈不利于行业发展。”李晨说,电商平台和社区小店未来一定是融合的关系。电商平台如果能将产品营销、产品供应链管理、门店数字化改造、客户智慧化管理、精准化营销等方面嫁接到社区门店里,社区零售一定会获得非常大的成长空间。

  所以,现在并不是社区团购的终局,而是一个十字路口,在各种传统路线被“证伪”之后,新的行业大幕即将拉开。大火烧过社区团购,最终留下了给行业上下游施加肥力的“草木灰”,在现有模式下,一边摸索一边前进的社区团购耕耘者,才有可能种出产业的下一个春天。不过,这一切随着社区团购大战度过第一个平淡的夏季后,将会有一个暂时的缓冲。当资本趋于冷静后,平台也会重新思考社区团购未来的走向。

  引进人才超200位,推动10项成果落地转化!山东能源研究院一期建设全面提速

关闭窗口